• 资讯内容

    女子被骗入**窝点遭折磨致死 4名非法拘禁者获刑

    发布时间:2018-07-08

     陕西女子被骗入**窝点遭殴**磨致死,4非法拘禁者获刑

      烟头烫、棍子打、开水烫、凳子砸、喷白酒、洒盐,这是被骗入**组织的陕西女子宋丽(化名)死前一个半小时所遭受的折磨。

      2017年7月中旬发生在江西新余的这起**致人**案,案发后,江西新余警方抓获多人。

      中国裁判文书近日公布了该案的一份二审裁定书:在这起**命案中扮演诱骗、说服、非法拘禁角色的**、王国鹏、尚秀平、黄翠4人,均犯非法拘禁罪分别被判有期徒刑6年6个月至4年不等。

      裁定书显示,被警方抓获的贾园园、吴某、李某等直接对宋丽进行**、殴打的**组织成员,将另案进行处理,此案还有多人在逃。

      **窝点惨案:死前被折磨一个半小时

      生于1987年的**(湖南新化人)是新余市逸夫小学旁一**窝点的“家长”,王国鹏、尚秀平、黄翠是该窝点的成员。而这个窝点的成员共有十余人。

      **认定,2017年7月5日,甘肃徽县人王国鹏使用尚秀平(女,湖南桑植人)的QQ号码冒充女性,将陕西洋县女子宋丽骗至新余市。尚秀平、黄翠(女,云南个旧人)及沈某(在逃)与宋丽见面,**及杨某、牛某、周某(均在逃)、贾园园在暗处观察。次日,尚秀平及沈尚芬将宋丽带至位于新余市高新区新欣大道竹仔村的**窝点,随后离开。

      宋丽被骗入该**窝点后,即被**人身**,手机、**、**等随身物品被拿走,多名**人员对宋丽进行过上课,并威胁、殴打。在非法拘禁宋丽期间,**上门对其进行过“聊开心”,同宋丽说一些开心的事情,让其打消回去的念头,安心留下来看懂看明白后加入**组织。黄翠也上门对宋某“踩朋友”,目的也是让宋丽留下来加入**组织。

      在诱骗宋丽至**窝点十一天后,**窝点组织成员开始对宋丽进行更残酷的**。**查明,2017年7月16日傍晚6时许,在杨某的指挥下,李泉(音)在客厅负责望风,杨某、贾园园、吴某、李某四人采取用烟头烫、棍子打、开水烫、凳子砸、喷白酒、洒盐等方式对宋丽进行殴打,持续近一个半小时左右,致宋丽**。

      案发后,2017年7月、8月,王国鹏、尚秀平、**、黄翠等人先后落网,他们均为80后、90后,来自甘肃、湖南、云南等地。

      **还查明,2017年6月22日,被害人蒋某被**人员陈某(在逃)骗至新余市,先后进入当地融城大酒店旁及逸夫小学旁的**窝点。蒋某进入**、王国鹏、尚秀平、黄翠及何某(在逃)的窝点后,手机、**、**即被拿走,上述人员对蒋某采取恐吓、上课、跟随等手段,**被害人的人身**。2017年7月24日,蒋某的家属来新余解救时,才被**组织人员送离新余。

      4人犯非法拘禁罪获刑,**致死者另案处理

      裁定书显示,该案除多人在逃外,江西新余警方还抓获贾园园、吴某、李某等直接对宋丽进行**、殴打的**组织成员,这些人将另案进行处理。

      2018年3月26日,新余市渝水区人民**对检方指控的**、王国鹏、尚秀平、黄翠犯非法拘禁罪一案作出一审判决,并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害人宋丽父母作出赔偿判决。

     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**判令被告人**、王国鹏、尚秀平、黄翠赔偿原告人丧葬费、处理死者来往交通费及误工费、住宿费,共计人民币63373元的诉讼请求,**予以支持,但要求赔偿其**赔偿金242760元、被扶养人生活费91280元、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0元的诉讼请求,**认为于法无据,不予支持。

      渝水区人民**认为,被告人**、王国鹏、尚秀平、黄翠伙同他人为迫使被害人宋丽、蒋某加入**组织,非法**其人身**,并造成被害人宋丽的**,构成非法拘禁罪。被告人**的家属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达成民事调解协议,取得谅解,可酌定从轻处罚。被告人**、王国鹏、尚秀平、黄翠按平均份额承担赔偿责任,各承担人民币15843.25元,未归案的其他人员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

      **一审认定4名被告人均犯非法拘禁罪,对**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;王国鹏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;尚秀平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;黄翠判处有期徒刑6年;被告人王国鹏、尚秀平、黄翠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47529.75元,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付清。

      宣判后,王国鹏、尚秀平、黄翠对刑事部分不服,提出上诉,认为原判量刑过重,请求二审**改判。

      新余中院二审认为,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定罪准确,量刑适当,审判程序合法。2018年6月6日,新余中院裁定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”。

      澎湃资讯记者 谭君


    编辑:史海山


  • 营业执照